全国咨询热线:
0531-85701400

您好,欢迎您访问济南金牛帆布纺织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
首页 >> 新闻资讯 >>公司新闻 >> 我,60岁,在济南经营1家百年老字号,火灾没击垮我,现在快挺不住了
详细内容

我,60岁,在济南经营1家百年老字号,火灾没击垮我,现在快挺不住了

image.png

讲述|崔允良

记录|南木

来源|南木商业故事

我是崔允良,16岁到济南一家老纺织厂当工人,2007年,企业破产,出于对厂子的感情,我接手了这个百年老字号,坚持了10多年,2019年,厂子离100周年还差100多天时,遭遇了一场火灾,差点毁于一旦,我坚持了下来。当时就一个信念:

百年品牌不能在我手里没了。

让我没想到的是,随后两年遭遇了更大的困难:厂子所在的地方要拆迁,我们被停电,生产受到很大影响,企业经营困难,没那么多钱,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厂房。

如今,这个厂子已经103年,我今年正好60岁,该退休了,但我不想让这个百年老字号毁在我手里,我该怎么办?



01 
NANMU BUSINESS STORY
 父亲去世,我16岁时顶岗进厂



我1962年出生在滨州的邹平县城关镇,经历了很多我们这一代人经历的事,也经历了同龄人所没有经历的事。

父亲很小就到济南一家纺织作坊当学徒,解放后,所在的纺织作坊公私合营,变成了济南帆布厂,就是后来的国营济南第六棉纺织厂。开始是工人 ,后来进了保卫科,成为科长。

我有兄妹2个,母亲带着我和哥哥、妹妹在农村老家。

1977年,我和妹妹到济南投奔父亲,本以为自己要过上好日子了,没想到,却迎来了人生第一个不幸。


image.png

▲1977年,母亲带着我和妹妹到济南时,在济南一家照相馆拍的合影。


刚到济南时,我正上初中,就读于济南第28中学。

不幸的是,第二年,父亲突然去世了。

1978年,我刚满16岁,就顶岗进了当时的济南帆布厂。当时我真的没想到,自己会在这个厂里干一辈子,到现在已经44年了。

当年有顶岗的政策,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都知道。后来成为中国首富的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,到林场下乡十几年,30多岁时,母亲提前退休,他才有机会回到杭州。

刚进厂的时候,我只有16岁,什么都不会,只能干点没有技术的活,就被安排在车间擦车队,主要负责擦车,就是擦拭织帆布的各种设备。

年轻,手脚勤快,喜欢学习,思想上要求进步,我也很珍惜这份工作,很快成了厂里的积极分子,1983年,我考上了济南纺织工业学校。当时帆布厂隶属于济南市纺织工业公司,我是带工资上学。


image.png

▲在车间和同事交流工作


毕业后,我被安排在车间当设备检查员,后来干过技术员,还被任命为车间设备副主任兼团支书。

改革开放后,市场经济逐渐形成,产品不再像计划经济时期那样统购统销,厂里需要自己卖货,1990年,厂里抽调年轻人跑业务,我就被抽调到了销售科,全国各地推销我们的产品,主要是帆布、篷布、帐篷等。

可以说,到这时候,除了父亲早逝,对我个人来说,人生都是顺风顺水的:从工人到技术员,再有点小官职,企业需要销售人员的时候,我被作为精英抽调到销售科,全国各地跑。

1990年以前,在中国,纺织行业是“老大哥”,是很吃香的行业。纺织女工,那时候走路都仰着头,被大家羡慕。当时我以为自己会这样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,根本没想到企业会陷入困境,自己的人生会因此改变。

更何况,我当时所在的厂子相当牛。

牛到什么程度?

有着悠久的历史,到现在103年了,当时在中国帆布行业,也是数一数二的。


02 
NANMU BUSINESS STORY
 已经103岁的百年老字号



那就先说说我们厂的历史。

现在厂志还能查到,厂子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19年。在中国,这是一个很有时代意义的年份——“五四运动”爆发。

这一年,寿光县人刘景嘉和两个弟弟刘程九、刘鸣九,一起筹了6000元银币,在济南南关后营坊街东首,开设了一家名为“新泰东”的家庭织布机坊。

这是能查到的最初起源。

解放后,1950年代,中国实行公私合营,“新泰东”与济南其他262户私营小厂,组建成了济南帆布厂,是全民所有制,隶属于济南市纺织工业公司。

父亲没有和我说过他是在哪个私营厂当学徒,总之他进了帆布厂。

我刚到济南的时候, 包括我1978年进厂的时候,都叫济南帆布厂。

image.png

▲济南帆布厂


1986年10月,济南帆布厂正式更名为国营济南第六棉纺织厂。济南有很多纺织厂,排到了第14棉纺厂,既有全民所有制的,也就是国营的,也有集体的,但那时候差不多,都属于公家的。大家习惯叫国棉X厂或棉纺X厂,我们厂叫国棉六厂,生产的帆布叫金牛帆布。

从这也能看出,当时济南的纺织工业是很强大的。从清末民初开始的很长时间里,纺织工业是中国工业的支柱产业,国内纺织行业有“上青天”一说,即上海、青岛和天津最强,再往下数,差不多就是济南了。电视剧《大染坊》,讲的就是山东纺织行业的事。

我们厂的历史相当辉煌,1980年代,产量和质量都达到历史最好水平,总产量达1500多万平方米。全厂有4000多名员工,其中退休员工2000多人,无论是职工人数、生产规模,都在全国数一数二。

image.png

▲1980年代,国棉六厂规模在国内数一数二


品牌也响当当,当年全国有三家规模最大的帆布企业,分别是我们厂、新疆石河子帆布厂和天津大象帆布厂。这3家中,我们的质量和品牌知名度,都首屈一指。

厂里一直流传这样一个故事:

有一年,刮大风,青岛港很多篷布(主要用来遮盖码头上的物品)被刮掉了,或者是被撕破了。当时,他们使用的篷布来自全国各地很多厂家,包括上面说到的三家大厂。大风过后,清理发现,只有金牛的帆布平安无事。

据说,这让金牛帆布一时间成为全国第一品牌。

我做销售后,那时候企业已经不如从前了,有一次我到东北一家企业推销,对方一听我是金牛帆布厂的,就说“你们当时太牛了”,根本进不到货。

他说这话有点揶揄的味道,我听来也有些不舒服,但说明当年金牛确实很牛。

image.png

▲我在国棉六厂门前留影


而此时,企业快速衰落了,而且很快陷入了困境。

我的生活也开始改变。

大势不可违,一个人的命运, 很多时候是随着历史这条奔腾不息的滚滚江河,起转沉浮的。在很大程度上,我的命运是随着历史大流被动改变的。



03 
NANMU BUSINESS STORY
 企业破产了



进入1990年代后,中国整个纺织行业开始走下坡路,随后全国纺织行业开始大砸锭,济南的14家绵纺厂,倒闭的倒闭,破产的破产,到现在,除了由济南十二棉纺厂和十四棉纺厂组建而成的齐鲁宏业(位于商河)外,几乎都不复存在了。

我老家邹平的魏桥趁机收购,迅速成为了全球最大的纺织企业,如今是山东最大的民营企业,2021年营业收入超过4000亿元。

处于同一个行业大势中,命运并不完全相同,有人受到冲击,有人抓住了机会。

我们厂属于受到冲击的,进入1990年代,产品不好卖了,厂里鼓励各种形式的销售,当时工会成立了经营部,1993年,我又被调到工会经营部。

image.png

▲济六棉金牛经营部


后来,厂里又鼓励员工搞三产,1995年,我开始自主经营,在厂里的帮助下成立了一个小门市,叫济六棉金牛经营部,卖金牛帆布。当时,厂里的帆布卖不出去,就先给我们,我们去卖。

最初,生意还不错。我利用老家的关系,给魏桥集团提供过不少篷布、帐篷等产品。

image.png

▲1997年,我用上了“大哥大”。


后来,厂子生产难以为继,连生产也停了,员工都下岗了。

为了解决下岗员工的生计问题,工会主席带领下岗职工,利用位于泺口附近的厂址和其他资源,搞起了服装批发,后来,逐渐从服装批发逐渐转型为更专业的鞋类等批发,就是如今的齐鲁鞋城。

但设备一直闲着。2007年,上级部门对已经闲置多年的设备、金牛商标等打包进行拍卖。

拍卖这天,对济南人来说,是应该铭记的日子,对我来说,更是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天。

这一天,是2007年7月18日。

拍卖很有戏剧性,对我来说,最终是让我背上沉重的包袱——既有经济上的,也有心理上的,还是让我迎来人生的新机会,到现在为止,还不好下定论。

总之,我决定参加竞拍。



04 
NANMU BUSINESS STORY
 出于感情,竞拍“金牛”



1978年进厂,从擦车开始,到后面做销售,我一直待在厂里。在1990年被抽调到销售科之前,我和设备打了12年的交道,先是单纯擦车,后来干维修。

对于农民来说,牛就是命根子;对于工业企业来说,机器就是命根子。

那时候,不太懂生产资料这样的经济学名词,只是发自内心地想,一定要好好珍惜吃饭的家伙——机器。所以,我每次都会把车擦得一尘不染,有一点异响,也会把它修得好好的。

可以说,我对这些设备太有感情了,就像一个农民对待自己的老牛一样。

所以,一听说要卖设备,就觉得心疼,我决定参与竞标购买。当时报名竞拍的企业和个人,有六七十个,既有省内的,也有省外的。知道我要参加竞拍后,有人嘲笑我。

image.png

▲生产车间


想想也是,我从来没有经营管理过企业,更何况,没钱。

当时一门心思就想把设备买下来,根本没想过价格的高低,也没想自己是否拿得出那么多钱。

最后,竞拍成功,价格是100.7万元——其实,我出价高了。

参加竞拍前,我连要求都没仔细看。拍下来后才知道,钱必须3天内付清,设备必须1个月内运走。

当时,我所有存款加起来,才10多万元。3天里必须交100万,怎么办?

那几天,我骑着小木兰,几乎跑遍了我认识的所有人——向他们借钱,3天后,如期把钱交上。

说出来,很多人可能不相信,借给我最多的是4万元,最少的只有500块钱,你可以想像,这100万是怎么凑起来的,我跑了多少地方,找了多少人,费了多少口舌?

把钱交清了,接下来就是找地方,帆布厂不像现在的IT公司,一台电脑,租一个办公室就行了。我们的设备不小,需要一个不小车间。

还好,机缘巧合,我很快在天桥区药山办事处大鲁工业园南区找到了一个厂房,就把设备运过来,安装、调试,重新开始生产。我还注册了济南金牛帆布纺织有限公司,对外仍习惯性称金牛帆布厂。

image.png

▲济南金牛帆布纺织有限公司成立


之前,擦过车,卖过帆布,但我根本没有经营、管理过一家生产性企业。

真没想到,经营一家企业这么难,还经历了各种坎。



05 
NANMU BUSINESS STORY
百年庆典100前多天遭遇火灾


经营上,虽然最初很懵懂,后来还是相对比较顺利的。

我们主要生产帆布、篷布、帐篷等。由于是老厂,我这个人做事比较认真,都按照传统工艺来,对质量要求比较严格,从进货到生产,从工艺到质检,都按原来的程序要求,所以,产品质量一直不错。

客户既有原来卖帆布时的老客户,也有新客户。

篷布主要用在码头、化工企业及其他单位的货场,我们还给部队或给部队做相关产品的企业供货。

帐篷,平时主要是供应给工地,后来板房越来越普及,就少了。更多的是应急帐篷,每次出现灾难或紧急事件时,我们都是第一时间生产出帐篷,并运到现场,在汶川大地震和雅安、九寨沟地震的抗震救灾中,以及抗击2020年爆发新冠疫情里,我们都提供了很多帐篷。此外,我们还生产防汛沙袋。

image.png

▲2008年,我们为汶川提供救灾物资


所以,我们生产的产品很多是应急物资,我们也是全国应急联盟成员单位,山东省抗震救灾物资储备重点企业,山东省应急产业协会会员,济南市应急合作单位,济南红十字会常务理事单位,等等。

产品还出口,主要出口到沙特、也门、加纳、塞内加尔等国家,古巴和黎巴嫩更多。

所以,从2007年后的10多年,企业经营算是不温不火,饿不着也撑不着,多的时候二三十个员工,少的时候十多个。

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没想到,随后一场火灾, 让我陷入了困境。

2019年6月9日上午,我正在办公室,突然听到楼下传来呼喊声,一看监控,车间、仓库在冒烟,员工正拿灭火器往里跑。

我的第一反应是起火了,立刻往楼下跑。

image.png

▲被烧毁的仓库


我们是纺织企业,车间里到处是纱、帆布,仓库里存满了原料、半成品、成品,一旦起火,很难扑灭。东西烧了就烧了,人员伤亡更要命,我只能让大家撤出来。后来,消防车来了,才把火扑灭。

仓库全部被烧毁,车间被烧了一部分,损失很大。

我的第一反应是,完了。

很多亲戚朋友劝我,反正厂子也不是很赚钱,再说,已经58岁了,算了吧, 别干了。

这一年,正好是金牛帆布100周年,我们厂庆定在9月28日,发生火灾的时候,离100周年庆,还有100多天。

我想,还差100多天就100年了,如果不干了,等于一个百年品牌毁在我手里了。反复纠结,最后决定,生活还得继续,金牛不能在我手里没有了,我要坚持。

已经没钱请人用设备来清理现场,只能自己一点点弄,光清运垃圾就用了2个多月。

我记得很清楚,6月15日,我站在一个高高的垃圾堆上,给员工开会:

第一是坚持,第二是坚持,第三,实在坚持不住的时候,想想前面两条。

我说,愿意继续跟我干的,就一起清理垃圾,不愿意干的,我也没有理由强留。后来,确实有人因为特殊原因离开了,我很理解,大部分员工留了下来,一起用小推车,一车车清运垃圾。

有1个多月时间,我没有刮胡子。

image.png

▲当时我1个多月没有刮胡子


现在想来,在那种情况下,我们还是很具有革命乐观主义情怀的,大家很少抱怨,有时候,干累了,就一起唱歌。

2个多月,我们一共清运了100多立方米的垃圾,有纱、帆布烧剩下的灰,有灭火时淋的水泡湿的布。

还有很多感人的事,我认识的朋友,平时有业务关系的单位和个人,都来慰问我,捐赠了部分钱和物品,安慰我,给我打气。

最让我感动的还是我母亲,当时已经85岁了。每天都到厂里来,怎么叫她也不回家,后来索性搬到厂里,和我一起吃住。

真的很感动,很感谢!

更让人没想到的是,应了那句老话,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。

车间还没修好,到了夏天,一场台风又将我们一部分厂房吹垮了,还下了大雨,淋湿了一些帆布和纱。我已经哭不出来了,觉得真倒霉。

但好歹,我们迎来了100周年庆。

image.png

▲火灾后,我们举行了百年庆典


年初时,我本来想准备一场隆重的庆典,由于火灾,就简化了。不请自来的相关部门、关系单位、私人朋友等,把现场挤得满满的。

除了正常的程序,我专门给自己准备了一曲《从头再来》。那是我当时真实的心理写照,除了从头再来,还能怎么办?

85岁的母亲,现场跳了一曲《小苹果》,当时,我真忍不住哭了,泪流满面。


image.png

▲母亲在庆典上跳《小苹果》


唱《从头再来》时,确实有一种血气升腾的感觉,胸中充满豪气。但血气和豪气只能给人信念支撑,从头再来,谈何容易?

随后两年,还有一个个坎等着我。


06 
NANMU BUSINESS STORY
 不能在我手里消失



第一个坎,就是2020年初爆发的新冠疫情。

过年期间,一般没有业务,我们都是放假。我也回家过年了,疫情爆发后,我意识到肯定需要帐篷,大年初二就赶回济南。

果然,很多部门急需要帐篷。

员工没法来上班,我就一个人干。经常是晚上十一二点有人紧急要货,我就一个人扛,一个人搬,经常干到半夜。母亲看不下去,就来搭把手。后来,工人忙不过来, 母亲也经常到车间帮助干活。

真的挺感谢母亲,也常觉得对不住她,一把年纪了,还担心我,帮我。

image.png

▲80多岁的母亲,不仅吃住在厂里,还经常到车间干活。


那段时间,全国人民都很艰难,但我的艰难是另外一种,可能别人没法体会得到。

在这场疫情中,金牛应该也起到了自己的作用。其实,以前,每次出现灾情或特殊事件的时候,我们就像战场的后勤人员,和前线一样紧张。而且,除了供货,我还会无偿捐赠部分物资,因为我们生产的物品,很多都是应急救灾物品。2020年,虽然我们很困难,但也捐了一些。

2021年,金牛迎来101周年庆。阿里的目标是做到101年,对于成立于1999年的阿里来说,101年将横跨3个世纪。

我们已经做到101年了,虽然很小,但很不容易。

101周庆年,我们的庆典更简单,甚至有些寒碜,9月28日那天,我们举行了一次消防演习——去年的火灾,教训实在太深刻了。然后,自己搭起一个蒙古包,请了几个朋友,加上十多个员工和我母亲,自己做了一些菜,大家一边吃,一边唱卡拉OK,热闹了一下午。

image.png

▲今年三八节,母亲和大家一起参加活动


巧的是,同一天,在济南的东边,宏济堂也搞周年庆典,他们是113周年,宏济堂如今属于力诺集团,他们把庆典搞得很隆重。一个做媒体的朋友,对照两个百年老字号的庆典,发了一篇文章,转给我。当时,真的很感慨,同样是百年老字号,差距怎么这么大?

几个月后,我才意识到,庆典隆重还是寒碜还是次要的,我们还要面临生死存亡的考验。

2021年4月份,厂子所在地要拆迁,有关方面让我尽快搬走。

我们这种情况,往哪搬?去哪里找厂房?

车间加仓库,我们大约需要四五亩地,想找合适的地方,很难暂且不说, 我也没有能力建厂房,现成的厂房,也支付不起高额的租金。

正为找厂房犯难,停电了。

image.png

▲现在的金牛


没有电,意味着没法生产。我们只能自己发电,但电压、电量都明显不够。

很快要到雨季了,我们要生产防汛物资,比如防汛沙袋,还要生产应急帐篷,此外还有一些军用物资。当时,正是要紧的时候。

7月份,郑州等河南多个地方,就发生了水灾。

我很着急,急得睡不着觉。

那几个月,我找了我能想到的、也能找得到的甚至找不到的所有部门和人,想了各种办法,也没能解决断电的问题,直到现在,我们仍然没有正常供电。

实在没办法,我们只能从外面买来帆布,做帐篷、防汛袋,但远远满足不了需求。企业本来就经营困难,错过旺季,就更加困难了。

这大半年,我找了很多地方,都没有合适的厂房。

期间,外地听说我们是百年老字号,有意邀请我们迁过去;还有一些企业,有意买我们的企业。但我暂时还不考虑,能撑得住,就暂时撑一撑,能撑多长时间撑多长时间。

实在没有办法了,我卖了一部分老设备。其实,如果有个纺织博物馆,这些老设备是很好的展览品。有朋友劝我,让我别卖,太可惜了,我也心疼,但实在没有办法啊。

这几年,母亲一直陪我吃住在厂里,妹妹也跟着我一起干,她也是早年进厂的老员工。年轻的时候,厂里的老人叫我和妹妹“良子”、“华子”,如今,我已经60了。只能说,我们兄妹没有给父亲丢脸,问心无愧。

image.png

▲我和母亲、妹妹


可是, 未来怎么办?

金牛帆布马上103周年了,细数济南的百年老字号,除了宏济堂,还有金钟衡器、裕兴化工等寥寥几家,估计不超过10个,应该是很珍贵的。

如今,这个珍贵的百年老字号,真的可能要在我手里消失。

我不甘!